大学火车站

乍一看,我觉得这原本虽不惊艳,但也平淡得恰好的火车站出口是变了模样了。哪怕是一年前,我还坐在这一排半雕塑半公共设施的凳子上,晒着五月的小太阳,脱了凉鞋,看来来往往从火车站出入的年轻人。

但今年,我却自觉地走不过去。阳光灿烂的、接近六月的下午,一个虽不十分伟岸,但也无法回避的青铜雕塑,兀自地站在这必须扫过的视野里。即便大部分的学生都会习惯性地往右边的校车站走,但这位硬朗的少女,却是无法忽略的存在。毕竟,她对着大学站并不宽阔的出口,迎面而立。

去年邮件中反复讨论的这件事情,该不该,要不要,好不好的问题。最后,学生中的热情分子,还是决意要这么做。一番同政府、同校方的争夺之后,她终于站定了这里。何庆基说”要擺民主女神,但不是這個”(香港独立媒体),因为从艺术上和精神上讲,这个女神不符历史原意,也不解今日诉求。

当日,我并不完全以为校方关于大学应该政治中立的看法是纯粹的扯淡。但如果所谓的中立是对滋事和反动感的恐惧,那也不过是一句苟且的声明。我也并非不担心这种对敏感位置的抢占会给那沉默的大多数学生以精神上的压力──一个正确而且坚固的象征性形象的树立,多少会引人怀疑(哪怕对这个象征的解释还是可以适度敞开的)。然而,这个如何讲也不好看的、粗糙的少女,比那在中国无数大学门口招手或背手而立的主席,要渺小、羸弱得太多。

对于89年的记忆的抢救与争夺,在香港一面而言,确实同那明明留下了更多亲身亲历者的大陆不同。这不同,再继续下去,将会越走越遥远。如何庆基所说的、这个同所谓原版的女神已经有了重大差别的雕塑,这差别恰就是我们对那一年事端的已经无法弥合的记忆裂痕。这里是一股反复拉扯、不肯放手、大胆言说的努力;那头却是从内到外,从上至下,或不得已或有意的──暗度陈仓。

这样在一所偏远大学山脚下的小小努力,虽然不美,甚至不叫人习惯,但至少在这个时候给了这边的年轻人一个送花的基座。残缺的记忆总好过毫无记忆吧。

CUHK Train Station Plaza, May 28 2011, Photo by Rhyme
New Asia College Ch'ien Mu Library, CUHK, May 28 2011, Photo by Rhyme

0 Replies to “大学火车站”

  1. Do you feel like you have tried everything possible in order to lose weight? You are not alone–many people have the same problem.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designed to give you tips that you may not have even known existed. By following these tips, you will reach your weight loss goal in no tim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