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准问题

在得罪了一位老人家之后,我开始想自己对自己的要求也未必那么严格,而相对之下,我对别人是否也太苛刻?有一些画面,从小学时候积累起来的,不断反射回头脑,那些片段累积到研究生,乃至最近又有这样的情节出现。终究,我是没有分清楚那自己和别人之间的界限在哪里,自己的外延延展到了何处休止──在涉及到标准的问题上。为什么他人不是自己,我是在说服他人提高自己的水准以满足我的预期么?我应该宽容到什么限度,要求到什么限度?我可以不满,但可以表达么?如何表达?我要掩饰么?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人,还是为了“事情”本身?存在“事情本身”么?

有人会说我急,我也对自己急。但对别人却不能一样急么。但当我想到对待别人不能同自己一样时,我竟时常不知道如何对待别人了。好像处理其他人的问题,就变成了带有哄骗的沟通了。(但或许没有沟通是不带着哄骗的吧。)那样当然对别人是委婉的,我自己也不至于对自己过分的评价后悔;只是我要耐心地找到那语言,那语言在委婉的同时也不至于欺骗了我自己。还有情感上的,不论是欢喜还是厌恶,都很难掩饰,竟到今天还是如此。这大概也给很多人造成了不快乃至伤害。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即便是对方忘记了,我自己反而很难忘记。相对于希望别人原谅自己而言,原谅别人还是容易的。这样时不时仿佛残酷的面貌,在我这样似乎温和的脸庞上流露出来,可能会格外严重。就像那位老人家,不应该被我说出了他长久暗自自喜的真相。或许是,我真正想做的事情并没有够到,我就在自己可以施行的范围内过分作为了么?

我如何矫正自己呢。这不是矫正,这是在重估自己。我的存在,对很多人而言,确实是压力。多年后,我如此承认。

2 Replies to “标准问题”

  1. 这说的范畴也是我时常遇到的,当然这不只是标准问题,我们在面临自己对人对己所给予反应的原则时,时常被情感和道德绑架,而在自己坚守行为思考言语标准的时候,无一幸免的被迫接受“人生来孤独”或“人永远无法真正体验另一个人”的窘境,此乃人生悲哀尴尬之源吧,即便至亲或挚交。同时承受因此而来的对彼此都有的伤害,没有人会理解这是你对平等的尊重——不因为地位也不因为感情——但初衷不值得怀疑,而且事关信仰。尺度或许不是最关键的,力量和效果才解决问题,也就是他人如果就是地狱,那要看你自己的天堂够不够明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