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月

中秋月圆之夜,小小已经认识了月亮。他现在会找,指出,并在月亮躲掉的时候表示找不到,说“没”。月亮该有多明显才会成为那么早被意识到的存在,即便在这个很难黑暗下来的城市天空。

据说我21个月的时候去广州,上火车时发高烧但还是被塞在座位后面运走。下火车时姑妈来接,我指着天上说The Moon,也表示烧已退。大概是我最早的一个英文单词,妈妈很自豪才会一直记得。但放在现在,如果小小在一个旅行计划开始的时候突然发烧,我会硬是带上他走吗?计划变得可以更改,如同Jasmine那年春节被哥哥嫂子带来上海几天发烧就立刻飞回香港去那样紧张。而三十一年前,孩子可以是家庭计划中的一件行李。

现在小小18个月半,成长得好快,似乎之后的事情已经来不及安排。可我又很想把他当做一件行李,带着可以就走,去哪里都会开心,也可以自我治愈。可是想到他会渐渐从对我的感情中走出,走向与他人的情感和交流,我就不能不顾及他的感受。更何况他如果有什么弱点,也多半可以在我的童年记忆和心理中找到呼应。大致来讲,还是要从对不愉快的直接克服中找到生命的趣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