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A

对于青年策展人计划最不可思议的是会有一、二、三名,而对于这样公布结果大家是兴奋的而不觉得怪诞。什么事情都没有做,单凭一段策展方案就可以一二三,这对我来说都无法信服,无怪乎落选者或旁观者都觉得可疑。这给我小时候作文竞赛的错觉。我是个平日作文经常被老师念出来的好学生,但一参加作文竞赛就必败。所以从这一点来看,这次的确不会是作文。而且的确不是作文。是行动指南。是看的人从这当中看出了某种疑似运动的方向,因为根本还没有真的运动,或只是个先兆。但这兆头必得是要害。而越难的,可能越是真的要害。定海桥之难,可以预见的自始至终的难,是奋笔疾书的爽快必然要被现实撕裂的难,是时时刻刻被自己和别人善意地误会,被机制和观众愉快地拥抱的难,是随时准备离散的团队,是每一个问题的提出和访问中对方回弹过来的言语——在考验的不是这个概念那个概念、这个事实那个事实,而是自己到底有多反动。尤其是,整个事情的无中生有和得以实现,都因一个反动空间提供了资金而起,项目的出生就太卑贱。唯一能够(哪怕短暂地)挑战自己的反动的,就是用定海桥来戳穿自己。把自己的内心批驳得越痛,PSA就越不能奈我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