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迹

初三升高一的暑假参加附中直升班的课程,其中一项是计算机。除了认识了软绵绵的三寸盘,我们还看了一个国外关于互联网的影片(算科教片吗?),在诉说了互联网一大堆的好处后,片尾抱怨互联网World Wide Web其实是World Wide Waite。

十五年后,我还是在等待。最近是等待VPN升级,等待连续几次的链接失败后,从洛杉矶转到日本转到香港或意大利。我还在坚持用gmail,因为,它虽然需要等待,但那些不需要等待的邮箱又过于愚蠢。

而当我去香港、台湾或印度,终于不需要等待的时候,我躲在旅馆里拼命地查写邮件,而不是走出去见见南方温暖的阳光。渐渐地我的记忆里充满了在一座座温暖的城市中的旅馆里上网的情境。在某种程度上,我双重地去了我想去的地方,但也被阻挠着投入其中。想必那喜爱不被阻挠地上网的人也是如我这样的愚蠢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