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猶如此

默默地站。站就是活,就是生長,是開花,是花謝,是晾曬衣物、借過電線、提供遮蔽和倚靠。現在沒有了人,它們仍然站,只要一天沒有被砍掉、遷走,就照舊地活,彷彿同去年、前年、同它被栽種的那一年,在“活”和“生長”的意義上,都沒有兩樣。去年這時,我帶建軍他們走過,特別驚訝地指出“看這顆桂樹”,那是在花期末端的桂樹,比例勻稱、姿態飽滿、樹幹優雅,難以相信是路邊野生。但是,什麼叫野生呢?這樣五十年代以來的工人社區,可能不存在野生的植物,如同不存在野生的人。哪怕一棵樹,都被人的氣味環繞,呼吸人的呼吸。但是,它們也的確兀自。真要四散的時候,才發現人的離開跟樹是不同。當日,它們錯覺地和人在一起,如人一樣佔據可以協商也可以妥協的地面和空氣。但是人走了,也把人的過去的時間和精神帶走了,也許是留下了,也許是消滅了。但是樹,這棵桂樹,或那棵梧桐、老槐,以如此消極的方式卻留下。它們是園林局最後才來收拾的一撥,因為老,有特別被變賣到別處的價值。但在此之前的每一日,卻如同第一日、任何一日、最後一日。 去年,它邊上的房子已經人去樓空,標誌就是被石塊堵住的窗和門,好像這本就是古代洞穴,從來都不是現代人居。洞穴或現代人居,到底有什麼本質的不同呢?可以問問這顆樹,這個它不會在乎的問題。今年再見,房子消失了,它一直卡住的那個位置,那個剛好合適的角落,現在變成了把它排擠出去的反向牆角。這條線有它的道理,但也是毫無道理。線要站起來,變成墻。 大概是桂花的季節已過,今天的它沒有去年的飽滿。當日的滿不在乎,在這日的霧中變得含混。

0 Replies to “樹猶如此”

  1. que buen arucltiuo. Amigo como cuando sacas el tutorial para poner una rom de 4.1? ya me canse del aspecto del 4.0.1 y soy nuevo con el telefono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