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弯

现在从上海体育场站的闸口把被裹得四五层的小小接出来,他会提出上厕所的要求。这是他最近两次屡试不爽的要求,通过上厕所就可以从新游城的出口上来看一下花花绿绿的世界。今天不仅操了尿布,而且还只尿了一点点,可见完全是一个令他愉快的借口。我是不是应该说,你不是想尿尿,只是想从那里上去,对吗?这样可能是揭穿了他,也帮助他认识自己的欲望了吗?但是这样我们之间也少了意思了。他现在热衷曲折地表达自己的愿望,虽然也有很直白的时候。不知道是三心二意使然,还是真有什么心思或和人绕弯的爱好。讲道理,他往往是知道的,但我的道理自己都觉得无聊,跟他绕弯的变法子逃遁我的道理相比,要乏味太多。但这样下去,他会否不知何为原则呢?原则可否在绕弯中了解呢?他是热心于周遭的一切细节的,而且喜欢表达,有时胜于喜欢动手太多。

6 Replies to “绕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