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的店铺

听说东平路的某家店铺要关门,我重温了一下自己有多讨厌那家店里的产品形状和颜色。我从2010年开始就经常进去,不是出于对店里任何东西的好奇,而是为了从后门楼梯上去二楼咖啡馆里等人。故而我要忍受那家店里的气味。这气味到底是形状还是颜色发出的,已经不能考证,但绝对不只是物质本身。楼上的咖啡馆,竟然挂着我在UCCA刚开始工作时开幕展览的海报。我每次都要跟这张签字的海报打招呼,慢慢地看着它变成真正的纪念品。这是我的北京岁月留在上海的唯一凭证,是我唯一喜欢的一张UCCA的海报。我在那里见人,心情会莫名轻松,尤其在刚刚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北京像透过那张海报陪着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