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长大

自从妹妹出生后,最不可思议的并不是新生儿(尽管我的注意力已经被她吸引);而是作为哥哥的小小君突然长大,突然到我无法真正地接受。长大在这个年龄来说还不是一件特别糟糕的事。至少表面上看,他的大大的头和脸(我经常需要转很大一圈眼珠子才能看遍他的脸,相较于妹妹实在惊人),已经不像这张去年春天时的照片那样幼稚——那时西湖边的他,不知道拿从树上掉下的樱花怎么办,两只手兀自地摇晃尝试捕捉几片花瓣,有时双手都拍不上,样子还是质朴乃至蠢蠢的。而他的精神和表达在今年夏天已经深深地凝聚起来,好几次对我说了假话也不以为然,批评时又东张西望。 给新生儿的喂奶占据了如此多的时间,我几乎顾不上看他几眼,他也在暑假被送去暑托班了事,减轻所有人的负担。是的,他从所有家人的关注中降落到地面,知道必须自己争取被在意了。他在我喂奶的时候找借口粘过来,表达他对妹妹真诚的关心和好奇;在这个复杂化了的关系网络中,他要做一个好哥哥,但也不能摆脱那一点点的心酸。 我听说了一些其他新有了弟弟妹妹的儿童的故事,即便是这么小,也是有小孩强烈地抗议和不满的。小小却是没有,而是真心欢喜的。他一早就盼着妹妹。妹妹出生后,我的眼睛里看去的他,兀自地大了,他不断突破作为一个幼童的诸种边界,做一些过分的动作,发出比以往更大的声音,比以往更难劝服,也遭到家里大人更强烈的反对。但他并不想,也不会想到,去假设取消新的现实。他是接受一切并乐在其中。但在家里多出一个孩子,这是多么根本的变化。从一变成二;从绝对变相对。是丰富了,也是错综复杂了。他却没有一点点的沮丧。可是,他也不再淡定了。在妹妹的眼神中那种婴儿的无畏,小小失落了。 有一天,我特别想抱抱他,就拉着他亲了一下,说妈妈最喜欢小小。 他说,妈妈,你不要当着妹妹的面说最喜欢我,妹妹会不高兴的呢。(很难得的轻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