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有很多朋友生孩子

先是原在台湾的阿中说他要当爸爸了,很激动地问我怎么办,好像他刚刚知道这个消息,之前还到处拍纪录片的他以为我如我在instagram中显示的那样成熟稳健而富于养育儿女的经验。另外还有比我还大一岁的朋友,在我生都都的时候小产过,最近刚刚生了女儿,从她先生的报喜中由衷地感到同阿中不同的那种宝贵感和跃跃欲试的冲动,像是一场彩排过很多次的演出终于开始。

有的人非常自信自己可以,有的人会迟疑,更多人则交替在自信和迟疑之间,反反复复。养育孩子这件事情有巨大的幸福感,但却是不断被沮丧撞击的幸福感。有点像小时候对自己一直寄予期望的阶段,期待自己“今天”能开心、顺利地完成学校和家庭之间的生活,不摔跤也不被难题放倒也不被抓住把柄;但恰是在特别在意的时候,每天都会冒出意外,十之八九是不顺,十之一二是好运。在这段岁月到生孩子中间的这段时间,运气不运气,开心不开心,不是那么重要,活得刚刚开始有点轻松了……突然,又重新回身不由己的状态,要尽力而为但又要重新开始听天由命,可见人生就是这样兜转轮回——苦恼总会以新的形式回来,而且责任还越来越重。

凡事放到个人社交舞台上的亲自照片,都是父母的投射和自我安慰。影像是对子女成长和劳动付出的投射,跟是否解决了教育和养育的问题毫无关系。实情是,这条道路无比孤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